让您不再为找魔兽世界私服而烦恼,老魔兽网欢迎您
您所在的位置:老魔兽世界私服发布网 > 职业攻略 > 正文
作者:nga 日期:2016/7/13 13:35:17 参与人数:84 加入收藏 评论:0 关键词:

 <  >

  那一年,《魔兽世界》国服代理商变更,一时间“军团”混战,闹得鸡飞狗跳、屎尿横飞。

  那一年,玩家们就像受气的媳妇,眼巴巴地把“特别迟”熬成了“特别长”。

  也就是那一年,我捅开藩篱、跨过“狭海”,踏上了远方的诺森德,由此经历了一段难忘的旅程。

 >

  初入他乡,首先要了解的就是当地的风土人情。

  比如,原住民打招呼的时候会说“安安”,笑起来则是“丂丂”。

  “丂”是注音字,念ke,“丂丂”差不多就是“呵呵”的意思,不过那时候“呵呵”还只是个纯洁的象声词。

  还有个很有意思的词叫“熊熊的”,意思是“突然的”。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如果管当地的女孩子叫“台妹”人家会不高兴,因为台妹带点乡下妹的意思,有贬义,所以正确的叫法应该是“正妹”或“靓妹”。

  这些我都用小本本记下了。

 >

  来这里之前,我在某知名“翠顶论坛”上看到过一些议论。据说有的原住民对我们这些外来者颇有点小情绪,会管我们叫“蝗虫”什么的,时不时就会起一些争执。

  然而我所在的地方,却鲜见此类争吵,原住民通常管我们叫“对岸的”,听上去还蛮亲切。

  但是,文化碰撞还是避免不了,比如下面这样的对话:

  “纳克萨玛斯开组,来个奶骑。”

  “能不能不要叫奶骑,太难听了!”

  “好吧,纳克萨玛斯开组,来个乳骑。”

  “……”

  我刚去那会儿,这样的文化交流是公共频道的主要组成部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也就不见了。

  不知道是因为原住民已经接受了这种舶来品,还是明白就算反抗也不会有用,所以干脆就忍辱负重了。

  大概这就叫做文化入侵吧?

  不过我们这些“移民”下副本的时候也都开始主动说“安安”了,所以准确来讲,这应该算是世界民族大融合。

  但不管文化交流是否顺利,反正两岸玩家迅速地完成了人员重组,共同组建起对抗巫妖王的大军。

 >

  人生地不熟的我,一个人漂泊在诺森德的苍茫冻土上,很有一些凄凉。

  就在这时候,一个叫“银丝卷”的萝莉法师“熊熊的”出现在我旁边,然后自告奋勇的带着我四处闯荡。

  那时候还没有游戏内置的任务指引,玩家们用的是第三方任务插件,在某些时候,很有些“坑爹”。

  但这个小卷,简直就是个人肉任务指引器,到了什么阶段该去哪里接任务、去哪里打怪、哪里捡任务物品,定位精准到像素点。

  我尾随着她一路升级,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感觉她就是个从天而降的仙女教母。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马车很快变成了南瓜。

  大约一小时后,在某个任务交接处,教母的萝莉法师下线了。

  然后“砰”的一下,几乎就在原处,一个德国萨满出现了。

  “小卷?”

  “丂丂,跟我走。”

  好吧,说走咱就走。

  之后不久,我又有幸见到了她的人类术、矮子猎、暗夜德……

  如果不是到了吃饭的点,我应该还能见到更多。

  难怪她对任务流程这么熟悉,原来她就是为了充分利用双倍经验时间,不停换号在同一条路线上升级。

  这是要凭个人之力组建一支大军推倒巫妖王的节奏。

 >

  我拽着小卷的双马尾,忽忽悠悠很快升到了八十级,然后加入了她所在的公会。

  这是个以原住民为主的公会,最大的特点就是妹子多,几乎占到了公会半数人口。

  会长是个战士,脾气好得啊,我都忘了他叫什么。

  有次打“疯王”玛里苟斯,团里组了几个“野人”,其中一个叫做“石头爷爷”,结果我们会长在整个战斗过程中,拖着那种当地人特有的绵软口音,一口一个“爷(野,三声)爷”,叫得好不亲热,差点没把我们笑疯了。

  不过想一下的话,之所以能组成这么一个“师奶团”,应该和团长的这种性格不无关系吧。

  顺便插一句,后来我又见过一位叫“山里奶奶”的玩家,不知道和这位“野爷”是什么关系。

  副会长是个术士,我们叫她“贝贝”,据说是位千金大小姐,执掌着统计dkp的大权。她声音有些粗哑,每每在团里粗犷地笑着,说一些有的没的,害得我不辨雄雌,很长一段时间把她当成爷们。

  还有不得不提的,是团里的主力输出,叫“蔷薇”,也是妹子,也是法师。

  之所以用“也”,是因为我自己就是法师。

  不过,我这dps就差了人家三条街。

 >

  如果有这样一个女子,年纪轻轻就嫁了人,然后不用上班,一头扎进家庭主妇的汪洋大海,以经营老公为己任,把老公收拾得服服帖帖,不但自己过得舒适惬意,还顺便把在附近上学的弟弟安顿在家里一起住,你们会对她是什么印象?

  我想,大多数人脑海里都会出现一个娇滴滴的“小女人”形象吧。

  但就是这样一个“小女人”,打起副本来却凶悍得要命,那dps高的,让我满脑子都是她噼里啪啦拍键盘的声音。

  然后我就成了半团“师奶”们嘲笑的对象。

  我自然是不服的,偷偷地塞给贝贝一组鱼:“下回黑暗意图加给我吧。”

  “加给你干嘛,当然是给蔷薇,给你完全是浪费。”这个死术士又在那里粗声地大笑,也不怕嫁不出去。

  我又塞给暗牧一组鱼,这是个私交不错的哥们:“下回能量灌注记得给我。”

  “还是算了吧。”哥们语重心长,“不加给你,你打不高好歹还有个借口,加给了你,你就连借口都没了。”

  我瞥了一眼那黄不拉几、时不时飘红的延迟,感觉好心塞……

 >

  大概是熊熊的涌进大量“移民”的缘故,服务器颇有些不堪重负,时不时的就傲娇一下,然后整个艾泽拉斯就变成了一个大型3d聊天室。

  至于聊天内容,当然是众口唾骂服务商。

  以我个人在这里一年多的游戏经历,我觉得他们的服务质量还是蛮好的。

  我被盗过一次账号,装备、金币什么的都没了,但申诉过后,不到半天时间就全恢复了。

  期间gm和我联系的时候,还特意问过我是不是“移民”,我也如实回答了。结果并不像论坛有人说过的那样,不在服务范围所以不提供服务什么的,解决得多快好省,所以我对当地服务商的印象还不错。

  可是原住民们并不买账,一口一个“智障迪”地骂着,很是怒其不争。

  听说在美国那边,玩家也会如此这般地骂AT&T

  可见在拿服务商撒气这件事上,是天下大同的。

  自然而然,每当这种时候,“移民”们一定会加入声讨的大军。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安慰原住民,“移民”们骂的都是“狗城”。

  虽然并不清楚把“狗城”骂得比“智障迪”更不堪到底给原住民们送去了多少温暖,但是有一个效果就很明显——在这种时候,两岸玩家的关系总是无比融洽,绝对血浓于水。

  看来有个共同的敌人,的确有助于民族团结。

 >

  对于我们这个“师奶团”来说,会让我们团队活动突然中断的意外可谓形形色色。

  比如说,如果音箱里突然传出一阵叮叮铃铃的声音,我们就知道该休息会儿了。因为这是会长家楼下的垃圾车到了,他该去送垃圾了。

  再比如说,打着打着,某主力法师突然跑路了,那就说明她老公回来了,今天活动结束。

  还有大家可能听说过的,有团员需要给孩子哺乳,所以……

  这都是真的。

  而最搞笑的一次,让我们全团侃着大山等了俩小时的事件,起因是贝贝突然被她妈妈抓去“洗狗”。

  贝贝大小姐一个人在外面住,请了一位女佣,家里的日常清洁工作自然都是甩给女佣去做。但不知道为什么,给狗洗澡这种事似乎不在女佣的服务范围之内。

  这里引用下贝贝转述的女佣原话:“哎呀小姐,那两条狗太大啦,洗起来好累,我不洗。”

  然后可怜或者幸运的狗狗就不必洗澡,直到某一天贝贝的妈妈搞突然袭击来抓了壮丁。

  “真是的,不就两条狗吗,洗一下又不会死。”贝贝愤愤地抱怨了几句,然后去洗狗了。

  这一幕让我见识到了新时代里资本主义制度下的阶级对立和劳资关系,以及由此产生的附带损害。

  如果这里用的不是月卡,这种损害还会扩大。

  没办法,我们没替补。

 >

  后来到了奥杜尔时代,副本难度一下子变大,加上团里各种幺蛾子多,不稳定,我们的进度冲得很不顺利。

  某次活动结束后,贝贝突然消失了,一连数月音讯全无。

  而我们也终究没能在当前版本攻克尤格萨隆,就匆匆进入了十字军的时代。

  这里不得不承认,我也是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之一,我那挂了代理还仍然飘在300-600的网络延迟,让我在跑云阶段苦不堪言。

  偶尔我在团灭之后会打字问:“这到底是谁又踩云了?”

  然后半个团的人指着我说:“就是你!”

  我是真没看出来啊,在我显示器上,我分明是看到我的小法师凌波微步般躲闪腾挪、潇洒自如的。

  所以我一度认为暴雪的设计师搞出这种机制来就是专门和我过不去的。

 >

  十字军时代尚未结束的时候,会长因为个人原因离开了,结果我们就此散团。

  之后我和小卷一起开始了混迹野团的历程,一直到冰冠时代的后期。

  好在这时候暴雪倒是想开了,副本难度适中,野团极度繁荣,我们倒也玩得不亦乐乎。

  有时候实在无聊到没事做,就到处瞎逛。

  “诶,这座山好高,往下看看都头晕。”

  “确实是个蹦极的好地方,要不我们跳下去看看吧?”

  然后就跳了。

  作为一名优秀的法师,我跳到一半的时候就技术娴熟地开了缓落。

  作为一名优秀的法师,小卷则技术娴熟的……摔死了!

  “原来要开缓落,所以摔死怪我笨是吧?”

  比较有自觉一向是小卷的优点。

十一 >

  然后某一天,我们又见到了贝贝。

  她告诉我们,她消失是因为生孩子去了。

  生——孩——子,去了!

  据她说,最后参加团队活动那次,她都是忍着剧痛在坚持,活动结束后直接就去了医院。

  我听后百感交集——如果每个人都像贝贝这样为团队着想,对团队负责,我们怎么可能会散团!

  咳,开个玩笑……

  反正我觉得这事儿挺抽象的。

十二 >

  再后来,国服的代理商之争终于告一段落,我们可以在家门口打巫妖王了。

  许多“移民”都回去了,服务器一下子冷清了许多。

  小卷问我:“你打算回去吗?”

  我说:“回去干嘛,等开新版本再卡审批还得过来,多麻烦。”

  “那就好。对了,今天有点事,我要提前接孩子回家,先走了。”

  “啊,你都有孩子了?”

  “嗯,已经上幼儿园大班了。”

  “真好……对了,我突然想起来,我在这里的网络延迟实在太高了,还是回去比较好。”

  “怎么又改主意了?

  “唉,我也是没办法,我再也不想当团队毒瘤了。”

  “你不怕他们再卡审批?”

  “就……再相信他们一次吧。”

十三 >

  就这样我回到了故乡。

  新代理商还挺争气,之后再没卡过审批,网速也是嗖嗖的,我在家里也算待得踏实了。

  不过,比起在国服里的来去匆匆,我经常会怀念起那段闲适、欢乐的彼岸时光。

  那真是一段又长又奇妙的旅程!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