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您不再为找魔兽世界私服而烦恼,老魔兽网欢迎您
您所在的位置:老魔兽世界私服发布网 > 魔兽资讯 > 正文
作者:nga 日期:2016/7/13 14:06:21 参与人数:62 加入收藏 评论:0 关键词:

我是莎拉,我是军情七处的一员。

  在祖尔法拉克,为了摆脱身后的追兵,我与雷欧纳尔一行人从已故督军安图苏尔的窑洞深处进入了一条漆黑的地道。

  这条地道真是够呛,不但老鼠蟑螂成群结队,极为危险的恶灵也是一一现身,所幸,我们将它们击退了。

  可就在我们休整完毕,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一大票鬼魂如同海啸一般从地道深处涌来,瞬间,他们已经涌到了我们十步之外。

  你一定直到,鬼魂与恶灵完全不同,至少它们的长相还保持着死前的样子。

  它们都是巨魔,有魁梧的男性,佝偻着脊背的老人,也有身着巫师袍子的女人,甚至还有几个小孩。

  “闯入者,这里是逝者安息的地方!”为首的老者顿了顿手里法杖的虚影,沉声道,他竟然说着一口流利的人类语言。

  我们一行人相互看了看,最终还是雷欧纳尔朝那位老者的鬼魂鞠了一躬,很抱歉打扰了你们,但是,我们也是迫于无奈了,在地道的那一头,有许多变异的……变异的你们的族人想要我们的命。

  闻言,那位老者叹了口气,我们也并不是来驱逐你们的,我们只是奉尊敬的安图苏尔与祖穆拉恩之命前来询问,你们之中有没有一位名为雷欧纳尔.弗塔根的人。

  雷欧纳尔?

  老者提起的人命让我觉得牙酸,安图苏尔与祖穆拉恩到底有多恨雷欧纳尔,才会在死后都念着他?

  想到那里,我不由的侧头看了看雷欧纳尔,而那名英俊的青年只是笑了笑,上前了两步站在了瑟尔纳的身旁,我就是雷欧纳尔.弗塔根。

  他的坦白让那伙鬼魂一下子嗡嗡了起来。

  “【巨魔语】就是这个人横扫了我们的城池?”

  “【巨魔语】哼,瘦弱的标杆而已,如果当时我还活着,肯定轮不到他嚣张!”

  “【巨魔语】不可否认,如果他长出两颗獠牙,他会非常的英俊!”

  “【巨魔语】就是他领着人弄塌了我的房子,砸死了我!我要复仇!”

  “咳咳!”巨魔老者大声清了清嗓子,虚无的目光随意的一扫便让那伙鬼魂闭上了嘴,随后,他望向了雷欧纳尔,顺势朝一边让了两步做了个请的姿势,尊敬的安图苏尔与祖穆拉恩请您过去相会,当然,您的伙伴可以和您一起去。

  雷欧纳尔笑了笑,却并没有抬脚,他们知道我会来?”

  “无所不能的先祖的灵魂早已把未来都告诉了我们。

  “无所不能?呵,既然你们的先祖既然无所不能,为什么祖尔法拉克城里会多出那么多怪物?”

  “为了预知您的到来,他耗尽了最后的灵魂之力。

  “也就是说,你们来这里,是为了寻求我们的帮助的?”

  “我们愿意付出高昂的佣金。

  “那些恶灵实际上是噩梦暴君用来看守你们的狱卒?”

  “……是的。

  “那么,带我去看看吧,我很想知道曾经叱咤风云的安图苏尔究竟堕落到了什么地步,会被一伙恶灵囚困在这深深的地下。

  *

  巨魔的墓穴在这地道的地下,这些鬼魂们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在地面凿出了一个笔直朝下的园洞。

  我站在洞边朝那仿佛还冒着阴冷黑风的园洞看了看,不由的问道,就这么跳下去……会不会摔死?”

  “不用担心,小姑娘,这一切都是幻象。巨魔老人回答道。

  *

  巨魔的陵墓与矮人的截然不同,他们没有雕刻精致的石棺,没有修葺讲究的石室,它们只有一个简陋的墓室,墓室里紧紧排列着无数沙坑墓穴。

  此刻,那名被成为督军安图苏尔的巨魔鬼魂正盘腿坐在自己的墓穴上,他右手撑着一柄重剑,尖锐的目光透过额前浮动的刘海,死死的盯着迎面而去的雷欧纳尔。

  不得不说,他的状态让人心惊。因为,无数深红的管子就像从沙子下冒出的树根一样死死的缠在他的腰身以下,不,那东西仿佛是和他的灵魂生在一起!

  十步之外,雷欧纳尔停住了脚步,此刻,我站在他的身后,我看不见他的脸色,但是,从他身上隐隐翻滚出的压抑气息,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心中的沉重。

  “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死寂了半晌,雷欧纳尔开口问道。

  闻言,安图苏尔冷笑了一声,他动了一下,似乎想起身,可是那些与他的灵魂融为一体的管子却让他一点也动弹不得。

  “见鬼!”身体的桎梏让他暴怒的吼了起来,用力的挣扎,硬是挣脱了一根管子,可那一刻,在魔法视觉里,我清楚的看见一线灵魂之力从他的身体里飘出,融入了空气,几乎是瞬间,剧烈挣扎的安图苏尔无力的瘫了回去。

  圣光在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红管子已经打通了他的灵魂,正在源源不断的抽取他的灵魂之力!

  “你最好还是别动!”很显然,雷欧纳尔也注意到了那些诡异的管子,沉声道。

  “!把我送下地狱的就是你,雷欧纳尔,别在那儿装好人!!我忘了!你一贯都是装好人的!”

  “你不该派人杀死夏洛蒂!”

  “你也不该假惺惺的跟我称兄道弟,骗我打开城门!”

  “你杀害无辜的人!”

  “我救了你们!而你却骗我!你们都骗我!你欠我的!雷欧纳尔!你欠我的!”

  从他们的对话里,我听出了点不同寻常的东西。

  雷欧纳尔和安图苏尔相识,我一点也不惊讶,可是,如果说他们曾是好兄弟,这就有点儿……为他们的故事镀上了一点阴谋的边框。

  我不由的又去看了雷欧纳尔一眼,只见那名青年脊背挺直的立在前方,双臂却不自然的绷的紧紧的。

  许久,他叹了口气,我欠你的,安图苏尔,你要我做什么?”

  “我多希望你现在就去死!”面目狰狞的巨魔督军低吼道,但是,他剧烈起伏的胸膛还是缓缓的平复了下来,救出我的族人,我们就互不相欠了。

  “我要怎么做?”

  “首先,您必须杀死我们。这一次接话的,是被称为祖穆拉恩的巫医,他的嗓音阴恻恻的,让人脊背发寒。他就坐在安图苏尔身旁的墓穴上,状态与安图苏尔一模一样。

  “杀死你们?”雷欧纳尔低声重复了一遍,似乎有点儿不太相信他的话。

  “我们已经没有救了,看看这些该死的东西吧,巫医指了指自己下身上的红色管子,在汲取我们灵魂力量的同时,还会源源不断的送来噩梦暴君的腐化低语。或许,我们不会被噩梦暴君抽干,但是,我们终会被他奴役。

  “你们……没有想过自杀么?”

  那句话让祖穆拉恩苦笑了一下,我们已经……或多或少的被他控制了,自杀,我们已然无法做到了。

  “你让手下把我们领到这里来,噩梦暴君就不知情么?”

  “噩梦暴君是一个残存的强大意志,他或许会注意到,但是,会花费很多时间。

  “为什么?”

  “你们知道替身术么?我们都是鬼魂,鬼魂可以让替身像真人一样说话,行动……”

  “然后,耗尽灵魂之力,消散掉?”

  “为了让噩梦暴君不会立刻察觉,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

  “说说噩梦暴君。

  “我们说不出来,弗塔根少爷,这就像我们无法自杀一样,这些禁制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我们的灵魂里。

  “……那么,杀死你们之后,我们要怎么做?”

  “你们看见了那一头的石门么?”顺着祖穆拉恩手指的方向,我确实看见了一道深红色的大石门,它壮阔而雄伟,但被什么魔法给封印着,透过门框上那面面深红的薄膜,我们一点也看不见里面有什么,我们只能看见无尽的旋转的璀璨的宇宙。

  “这扇门通往被噩梦暴君盘踞的祖尔法拉克最神圣的地宫,已经被那怪物封印住了。但是,我们却想到了一个打开的方法。你们看见了石门边的祭台了么?”

  视线朝下,在薄膜的下方,我果然看见了一个形状古拙的圆形石台,石台上放置着一个巨大的不知名的生物的骷髅头。

  “等我们的灵魂彻底死后,从墓穴里挖出我们的尸体,把我们干枯的心脏作为祭品放在石台上。那个骷髅是半神加兹瑞拉的遗骨,我们的心脏能暂时唤醒一部分加兹瑞拉的灵魂,狂怒的加兹瑞拉那锋利的爪子一定能轻而易举的划破那道封印,你们要做的就是给噩梦暴君一个措手不及,干掉它,救出我们的族人。

  “干掉它?说起来可真简单!”维特兹不爽的大叫起来,我们拒绝!弗塔根先生,我们没必要和这两个站都站不起来的废物浪费时间!我们可以找路离开这里!宝藏与恩怨情仇什么都是浮云,性命才最重要!”

  “你们可以拒绝,祝愿你们能像鼹鼠一样凿出一条通往祖尔法拉克城外的路。祖穆拉恩道。

  那句话让维特兹一下子住了嘴,凿出一条通往祖尔法拉克城外的路?开什么玩笑?抬头看看,我们的头顶可都是坚硬的岩石!

  “我会去找噩梦暴君的,但我的朋友们会呆在这里。思考了一下,雷欧纳尔道,他的话还没说完,迎春花那轰隆隆的声音已经响起,您也认为我们是朋友,不是么?雷欧纳尔?朋友就是共患难的!”

  弗雷也笑了笑,我们根本没有退路,弗塔根先生,我们只能齐心向前,我将尽我全力击杀横在我们面前的阻碍。

  “~小弗雷,我从未发觉你这么男人~”瑟尔纳插了一句嘴,那句话让弗雷一下子面红耳赤噎住了。

  雷欧纳尔愣了愣,随后,无奈的笑了一下,那清亮的目光望向了我。

  我摊了摊手,你说过,要替我询问汉娜之刃的。

  “我会牢记这件事。

  “那么,为了表示感谢,我只能陪你走一遭了。

  “……可我已经闻出来了,里面非常危险……”

  “和一群巨魔鬼魂呆在一起也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情。

  “……有可爱的姑娘同行,真让人觉得……热血沸腾。

  说着,我们一齐望向了维特兹,只见那名地精正抱着双手,眉宇纠结成了一团。好半晌,他才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点了点头,必须加钱!必须!”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笑出了一声。

  “那么,现在,弗塔根少爷,我们开始吧。不期,祖穆拉恩那阴恻恻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一瞬间,刚刚才活络起来的空气又变的凝重了。

  雷欧纳尔扭头静静的看了安图苏尔与祖穆拉恩一会儿,随后,抬起脚,稳稳地朝他们走了过去。

  安图苏尔叹了口气,他低下头,提起了手里那把泛着光芒的重剑,横举在额前,用这个吧。他看也不看站在他面前的雷欧纳尔,生硬的开口道,这是……神器苏萨斯真正的灵魂。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