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您不再为找魔兽世界私服而烦恼,老魔兽网欢迎您
您所在的位置:老魔兽世界私服发布网 > 职业攻略 > 正文
作者:nga 日期:2016/7/13 13:37:08 参与人数:114 加入收藏 评论:0 关键词:

梦影的德拉诺故事集暴风之盾死亡骑士

  时已至今,德拉诺的一切似乎都渐渐浓缩在了两张指挥台,矿井和苗圃之中。

  也许,伴随着这样的日常更迭往复,总有一些东西在不经意间被我们错过了。

  我想,听一听每一位追随者的台词;

  我想,看一看每一个海军任务的背景描述;

  我想,猜一猜每一个任务背后隐藏的故事;

  ............

  也许,WOW不会给予我们所有的答案,但WOW已经给予了我们一个完整的世界。

  提笔书成,若梦似影……

  请允许我为大家慢慢讲述一些关于德拉诺的小故事吧~

  PS:所有故事纯属虚构,但会全力契合游戏中的人物姓名,地名,事件,乃至角色性格,角色台词等等。如有雷同,呃,暴雪爸爸,您经常连自己的脸都不放过,咱还有啥好说的呢?

  暴风之盾死亡骑士

 

 

  引

  星沉月坠,云深雾浓,夜幕渐临。安波里村点点的灯火映照着朝圣者漫漫的旅途,黯影沼泽蒙蒙的烟霭环绕着荧光菇浅浅的光晕,碧影湿地柔柔的月柳舞动着蜂虫翩翩的翅翼,静谧平原飒飒的寒风肆拂着莽原萋萋的枯草,埋骨之地絮絮的灵魂低诉着氏族幽幽的传说……

  影月谷的夜,悄然降临了,沉静而又诡秘。

  一

  当劳碌了一整天的人们正准备酝酿起甜美的梦境之时,一个矮小却又壮实的身影悄悄潜入了索克雷萨高地。萨格雷叛军早已占据并控制了这片区域,并将此地建设成为了楔入影月谷的行动基地。这片高地一直是主教议会的战略目标区域之一,深得议会尊敬和信任的德拉诺指挥官也展开了一系列的突袭。然而,相比于收复高地,剿灭萨格雷军队的最终目标而言,这些努力只能算是杯水车薪。

  突入高地的身影属于德尔瓦?铁拳,暴风之盾死亡骑士,而今他的身份是德拉诺要塞指挥官麾下的一员悍将。

  死亡骑士,这个笼罩着寒霜,浸透着鲜血,凝聚着邪恶的名字……和众多血染沙场,埋骨征途的战士不同,死亡并不是德尔瓦尘世历程的终点。诺森德的霜雪之下,掩藏了无数惨烈的战斗。天灾军团的又一场袭击过后,他第七军团矮人步兵的身份划上了句号。战乱早早地夺去了他的左眼,最终夺去了他的生命。然而,霜之哀伤的邪恶力量役使他以死亡骑士的身份重新行走于人世间。面对着自己曾无比眷恋并誓言守护的一切,他却化身为了残酷冷漠的杀戮者和毁灭者。而后发生的一切,几乎所有黑锋死亡骑士都有着千篇一律的故事,一个关于浩劫与救赎的故事。

  当灰烬审判军的进攻号角叩响了冰冠堡垒的黑门,决战的前夜,德尔瓦是第一批出列请缨的战士,理由很简单:巫妖王这个狗杂种,把他从死人堆里拉起来之后,居然没有顺手帮他修好左眼!

  冰冠堡垒的高台上散落着巫妖王冰冻铠甲的碎片,以及霜之哀伤的断刃。一种莫名的空虚却侵占了德尔瓦的全部身心。对矮人一族而言,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过一次的,几瓶上好的啤酒就足够解决一切问题和烦恼了。只是,德尔瓦的符文巨斧依然渴望着更多的鲜血。命令与征服,这曾经就是一名死亡骑士的最高守则。现在,德尔瓦的内心所渴求的并不是杀戮,而是一丁点微渺的希望,希望在无穷无尽的战斗中找到自己最终的归宿。

  暴风之盾死亡骑士,虽说德尔瓦私下里更偏爱暴风之斧,或者暴风之矛之类的名字,但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有足够多的部落等着被收拾,单凭这点就足够令人满意了。

  二

  夜色渐浓,阴云吞噬了最后的几抹月光。睡眠,对于死亡骑士而言,不过是一段悠远而缥缈的记忆罢了。对付这种寂寥的长夜,德尔瓦总能从议政厅的指挥台上找到一些乐子。

  最近一段日子里,指挥官似乎在地狱火堡垒深处忙得有些晕头转向,以至于很多突袭任务都被搁置在了一旁。这些区域大多盘踞着棘手的敌人,但真正的矮人可不会惧怕挑战,更别说是在死了以后。贪生怕死,对于死亡骑士而言,不过是一个冰冷的笑话,你该如何贪恋已经湮灭的生命呢?

  德尔瓦渐渐逼近了萨格雷据点的核心地带。尽管这些德莱尼背叛者得到了恶魔的恩赐,然而他们依然无力抵抗疲劳带来的倦意。卖了一天苦力的萨格雷工人沉沉地徜徉在梦境之中,全然不知杀身之祸已经近在咫尺。矮人并不急于行动,纵横沙场,活着就是最好的证明,他是一名经验老道的战士。一只扎玛亚之眼机警地从附近区域巡逻了过来。然而魔眼刚刚绕过一棵大树,一发精确的死亡缠绕悄无声息地将它遣回了扭曲虚空。

  拔除了这个哨卫之后,德尔瓦钻入了附近的一座营帐之中。两个死猪似的萨格雷新兵并不是什么有价值的目标,德尔瓦不满地咕哝了几声,沉重的战斧干净利落地劈开了沉睡者的胸膛。矮人透过营帐的缝隙,仔细观察着外围区域的情况。要在萨格雷军队的心脏地带找到一些值得一战的目标并不是什么难事。两名萨格雷黑暗剑士就在不远处进行训练,他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训练地点实在是过于僻静了。

  “小子,我的祖父一定会喜欢的。我也乐意送你们去见他老人家一面!”死亡骑士飞身冲出了营帐,符文斧的锋刃划破夜风呼啸而随。两人还有些迟滞在训练的宁和氛围中,但作为这支萨格雷部队的高阶军士,他们很快看清了这波攻势。尽管脚步有些踉跄,两名萨格雷总算躲过了第一轮致命的突袭。当黑暗剑士们定睛发现袭击者只有一个身高不及他们腰部的矮子时,阴郁的面容丝毫没有掩饰得意之情,两人气势汹汹地反扑了上来。虽然对方人高马大,对德尔瓦来说,高度上的差距从来不是什么问题。死亡骑士一手抬起战斧,轻松招架住了两柄顺劈而下的大剑。自以为占尽优势的萨格雷剑士显然有些始料未及,不约而同的用双手握紧了剑柄,拼尽全力想要压倒面前的死亡骑士。剑刃和斧柄僵持着,但剑士们脸上的骄傲和得意逐渐转为了胆怯和惶恐,额头也沁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

  “来啊,再投入一点儿!”德尔瓦微微扬起嘴角,漫不经心地挑衅着。尽管萨格雷咬紧了牙关,但他们手臂紧绷的肌肉已经颤抖了起来。

  暗红色的光晕环绕在德尔瓦的身旁,巨斧格开了剑刃,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飞舞了起来。一名筋疲力尽的剑士躲闪不及,腿部被撕开了一道深深的伤口。伴随着喷涌而出的血液,健壮的身躯颓然倒在了地上。另一名萨格雷好不容易站稳了脚跟,脸上却闪过了一丝诡秘的笑意。

  德尔瓦皱了皱眉,正待回身查看,一道暗影箭已经命中了自己的身体。虽然这些法术并不能给亡者带来多少痛觉上的感受,但矮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这种阴险的突袭。

  “以我的斧子发誓,你会付出代价的!”话音未落,躲藏在阴影之中的一名萨格雷新兵瞬间就被死亡骑士一把抓握到了面前。面对着亡灵幽寒深邃的双眼,这名新兵完全丧失了抵抗的力气。惊惶的神情在他的脸上完全凝固了,死亡骑士顺劈而下的符文巨斧已经将他连肩带脑劈成了两半。

  新兵的死状也震慑住了萨格雷黑暗剑士。准备好见见我的祖父了吗?”死亡骑士低沉的嗓音萦回在萨格雷的耳边,很快,他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发生在边缘区域的战斗依然在萨格雷营地深处引起了一阵阵不安的骚动。游荡在邻近区域的扎玛亚之眼如同敏锐的猎犬,逐渐被吸引了过来,几座营帐里也亮起了灯火。

  时间所剩无几,德尔瓦掩住被暗影烧灼的伤口,静悄悄地遁入了迷蒙的夜色之中。一只白骨狮鹫温驯地带着自己的主人飞离了高地。

  三

  尽管天色已迟,坠落之月要塞中依然是灯火通明,安然返回的德尔瓦稍稍舒了一口气。

  矮人刚刚安顿好自己的坐骑,缚魂者图拉妮迎面而至:圣光啊,你……你的身上笼罩着污秽的暗影气息,发生了什么?”

  “哈哈,死亡骑士并不属于生者的世界。巫妖王的邪恶魔法塑造了我们。我们的存在,便是暗影。这些套话,银色北伐军的圣骑士隔三差五就在耳边唠叨,德尔瓦故作轻松地说道,习惯了就好,哎,实在不习惯就躲远点儿。

  图拉妮坚定地摇了摇头,眼神中充满了自信,冷静地说道:不,我能区分这些暗影能量。我听说过关于死亡骑士的故事,伟大的圣光不仅帮助你们摆脱了奴役,也净化了你们身上的邪恶暗影。可是这种暗影——我发现了恶魔的腐臭!”

  “好吧,真服了你这个小蹄子。德尔瓦无奈地耸了耸肩,本来想去索克雷萨高地练练斧头,不小心被萨格雷的走狗咬到了一口。

  “你应该立刻接受治疗。德莱尼牧师关切地建议道。

  “哈哈,塔纳安丛林撤回来的伤兵都快把兵营塞满了,我可不想跑去凑热闹。矮人仰天大笑起来,对付这点小伤,我更愿意用矮人祖传下来的老法子,一瓶烈酒,哦不,最多半瓶就够啦!”

  图拉妮还想说些什么,但矮人的固执她是领教过的。牧师单膝跪倒在了德尔瓦的面前,似乎已经洞察了一切,轻声说道:我能看见,你的灵魂紊乱而黯淡。有些心事在纠缠着你,否则,那些萨格雷是不会轻易得手的。

  “嗯,啊?这话倒是有点意思。德尔瓦可以抬高了嗓音,却扭头避开了图拉妮明澈锐利的双眸,不说了,我还要赶去旅店抢个座位!”

  “如果你需要圣光的帮助……”德莱尼牧师微微叹了口气,很快就恢复了惯常的自信,尽管来找我。

  “如果……”矮人停下了脚步,一反常态地忸怩了起来,算是帮我个小忙好了。

 

  图拉妮微微一笑,肯定地点了点头。

  “如果,你……呃,您,方便的话,就代我向你们的七巧板子……”死亡骑士抬头一看,德莱尼清丽的脸上已经积聚了一层阴霾,啊,啊啊,我说的是纳鲁……是圣洁,纯净,伟大,辉煌的纳鲁!”

  “唉,论信仰,我没法和你比。希望你能代我向圣光祷告,愿我的……我的儿子,他在塔纳安前线,不要辱没了铁拳家族的荣耀,愿他的灵魂得到祝福。说完这番话,矮人如释重负,迈开大步,奔向了坠月旅店。

  四

  德尔瓦刚刚跨入旅店的大门,麦酒的芬芳顿时让他心旷神怡。

  “来人,快拿些酒过来,越烈越好!”矮人扯着嗓子喊道。

  侍者彼得很快就带来了一个特大号的酒杯和一大壶黑铁佳酿。德尔瓦迫不及待地端起酒壶,直接灌了一大口,闭上眼睛静静享受着这种酒入口时独特的血腥味道,而后才将那只特大号的酒杯倒满。

  矮人贪婪地嗅着弥散在空气中的酒香,环顾着四周,不由得啧啧称奇:哈哈,难得见到这么多人,旅店多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谁说不是呢,这几天可把人忙坏了。彼得一边忙着招待,一边接住了话,指挥官最近都没怎么下达任务,再过几分钟,等哈里森博士的小队返回,大家就能欢聚一堂了。

  “确实,今天早上,指挥官查看了任务简报,只派遣了两支小分队外出执行任务,其他的任务全部被搁置了。助手布莱斯顿核对了一眼要塞报告,又呷了一口苦艾酒,再这样下去,我恐怕就要失业喽。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指挥官打的是什么主意。他满脑子想的都是金币!”瑞秋?黑岩,常年在矿井工作的狼人姑娘冷笑了一声,哈里森执行的是寻宝任务。剩余的要塞资源都被指挥官收拢过去,拿到货栈倒卖成了商品,连同今天从矿井搜刮走的矿石,后脚就进了拍卖行!这个贪得无厌的伪君子!”

  话音刚落,死一般的沉寂笼罩了欢闹喧嚣的众人,每个人或多或少地被戳到了痛处。每个人都心知肚明,最近招募的新兵几乎没有时间执行训练任务,老兵的训练计划也几乎被全部搁置。除非有金币或者物资奖励,指挥官现在对其他任务根本就不屑一顾。不仅如此,指挥官恨不得每个人都像哈里森一样,生来就有成为财宝猎人的潜质。

  对于这一点,德尔瓦自己也是深有体会,死亡骑士的白骨之盾远比那几个盗贼的闪避更加适合应对重击的威胁。然而,同样的任务几乎全被委派给了盗贼,原因很简单,他们总能给指挥官带回额外的金币。

  就在这片沉寂之中,要塞巡防官奥斯卡开口了:我知道,这些都是事实,我也必须承认,狼人姑娘说的都是实话。

  德莱尼巡防官顿了顿,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塔纳安的战斗已经推进到了地狱火堡垒,我们的指挥官正在堡垒深处与古尔丹麾下的精锐展开决战。我相信,他这样做,一定——”

  “够了!”狼人姑娘粗鲁地打断了德莱尼的话,闷声说道,希望指挥官在那个破堡垒里多找到些好东西。至少,他在黑石铸造厂里忙活的时候,提炼黑石矿石的工人们就轻松了好几天。

  ”

  “哈里森博士回来了!”侍者彼得在旅店门口欢快地叫嚷了起来,任务成功的消息或许能够稍稍调和一下旅店当下略显沉闷的氛围。

  然而,干瘪的行囊,凌乱的装束,略显颓唐的神色很快就粉碎了彼得的计划,这个寻宝任务显然并不顺利。

  这时,一直坐在旅店最里侧的海军司令瓦尔什走上前来,拍了拍哈里森的肩膀,尴尬地笑了起来:看起来,我们的指挥官最近的晦气可不浅。这是舰队最新的几次行动报告。荧月海滩的打捞行动无功而返,显然让部落的快船捷足先登了。派往战争之矛的舰队没能搞定钢铁部落的资源运输队,一艘驱逐舰沉没,船员全部殉难……”

  坠月旅店的炉火依然热烈地燃烧着,德尔瓦却感受不到丝毫的暖意。自己仿佛重又置身于阴森幽暗的冰冠冰川,所有的感受只剩下冰冷,侵入肌骨的冰冷,令人窒息和绝望的冰冷。

  五

  时光流转,塔纳安丛林深处的各个战场上,战线正在稳步地向前推进,节节取得胜利。地狱火堡垒中的战斗虽然陷入了僵局,但肯瑞托的法师们已经打开了直达堡垒各个要道的传送法阵。

  然而,雄狮岗哨接连发来紧急消息,在黑暗之门废墟的东部地区,血环氏族却重新繁盛了起来。他们似乎又找到了新的勇士。萨姆逊?强掠,贡达,达库姆,他们分别被称为血环之拳,血环之眼和血环之矛。后方的安定与否,将直接关系到战局的最终胜负,指挥官绝不会袖手不管。

  在地狱火堡垒中,常规部队难以开展增援行动,而在塔纳安丛林的其他战场上,指挥官还远远没有陷入捉襟见肘的境地。

  然而,此次为了对付血环部族的三名勇士,指挥官已经下令动员自己最精锐的近卫部队。

  第七特遣队,这支要塞部队并不是联盟的老牌劲旅。然而,在影月谷的一系列行动中,这支由指挥官亲自统领的部队立下了赫赫的战功。从幽影林地到荧光腐沼,从痛楚堡垒到卡拉波神殿,每当遭遇强敌,指挥官都会调集特遣队参与作战,他们也从未让指挥官失望,逢战必胜,逢敌必克。辉煌的功勋背后,也意味着同等惨痛的牺牲。这支部队的阵亡率之高,几乎令人发指。没有人知道,他们中的多少人在静谧的影月谷永远地陷入了长眠。当影月谷的战役到达尾声,这支队伍也一直处于休整待命状态,直到塔纳安丛林烽烟再起。

  德尔瓦一直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迫近了,他的孩子正是这支部队的一员。从立誓从戎的那一刻起,他便不再拥有属于自己的名字,而只是一名再平凡不过的第七特遣队步兵。小德尔瓦有两件事情不敢或忘。其一,作为铁拳家族的血脉,家族的荣耀谨记在心,其二,就是第七特遣队的铮铮誓言:

  职责所系,艰险无悔,

  锋刃所向,奸邪必摧;

  旌旄所指,肝胆相随;

  血泪所尽,魂梦未归。

  德尔瓦曾经是一名战士,他无愧于战士之名,无愧于家族,无愧于卡兹莫丹,光荣地为了联盟,战至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当他死而复生,成为了自己生前无比憎恨的存在,沦为了巫妖王的邪恶爪牙。圣光之愿礼拜堂的英灵荡涤了所有的污秽,让他挣脱了枷锁和奴役,复仇曾经就是他唯一的目标,当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一只左眼。

  当霜之哀伤断为碎片,巫妖王的恐怖统治走向终结,德尔瓦却迷失了。如果死亡是生命的终结,那么自己为何要以亡者的身份行走在属于生者的世界之中?复仇曾经是驱动这具躯体的唯一动力,而当心愿了结,仇恨消泯,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在阿什兰的战场上,有一名暴风之盾死亡骑士冲锋陷阵,部落为之胆寒心怯。但没有人知道,德尔瓦仅仅是在追寻一个答案,只有激烈的搏杀才能让他暂时脱离困惑,歆享片刻的安宁。

  直到有一天,小德尔瓦出现在了死亡骑士的面前。在亡灵天灾的战争狂潮中,他的儿子居然是幸存者,更加令人喜出望外的是,他依然拥有鲜活的生命。

  此时此刻,德尔瓦真切地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归属感,这个世界似乎对自己重又敞开了大门。一种久违的希望在他的心底悄然开始萌芽——他开始眷恋这个世界,衷心地希望自己能够看着儿子健康地成长,明白胜利和死亡的意义,了解鲜血和荣耀的价值,不负铁拳家族之名。于此同时,一种从不属于战士的心绪也侵入了德尔瓦的头脑,那是一种忧虑,一种从未有过的忧虑。

  尽管在临别之际,德尔瓦只有不冷不热的几句关照。不管有任何人问起自己的儿子,矮人只会摆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然而,自从清剿黑暗之门的战斗打响后,塔纳安的前线斥候只要返回要塞,第一个见到的人必定是风暴之盾的死亡骑士。

  六

  残阳如血,深幽的影月谷鲜有地染上了一抹殷红。按照时间推算,前线的战报很快就该送达要塞了。德尔瓦围绕着中央广场的喷泉,若有所思地来回踱着步,时刻关注着飞行点附近的任何动向。斥候瓦德兹今天并没有选择乘骑狮鹫,而是特地从侧门步行回到了要塞。然而,这番用心很快就被证明不过是枉费心机。想要躲开死亡骑士的觉察几乎比登天还难。

  矮人不废吹灰之力就控制住了局促不安的斥候,轻车熟路地从招文袋中摸出了塔纳安前线的战斗报告。

  “小子,别紧张。哈哈,我就是想看看,没有我的斧子帮忙,指挥官自己能料理多少兽人。德尔瓦凌厉的目光飞速地在羊皮纸面上游走着,最终停留在了黏附在最后的阵亡将士名册上。

  长长的名单让看惯了生死的暴风之盾死亡骑士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大口凉气。片刻之后,德尔瓦的目光凝滞了,他粗粝的双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如同被烈火烧灼一般,德尔瓦扔开了卷轴,一把揪住了斥候的衣领,亡者深邃的嗓音如同来自地狱:还有什么消息吗?”

  “……没什么……”瓦德兹支支吾吾的答道,他竭力想把随身携带的妖纹包藏到身后。

  “交出来!”死亡骑士冷冷地命令道。

  “这些……是今天的一部分战利品。斥候慌张地说道。

  行事粗放的矮人用反常的缜密检查着妖纹包,似乎只有少量的金币,埃匹希斯水晶和钢铁部落碎片,最里面是一个小玩具和一张字条。

  “癫狂迫击炮控制器,拍卖行,2000金币这正是指挥官的字迹,德尔瓦不会错认。

  死亡骑士仰望着天空,一字一句地说道:也就是说,今天,那么多士兵的性命只卖得了两千金币!”

  “我知道,您的儿子……但指挥官严令——”

  “!”德尔瓦粗暴地打断了斥候的话。坠落之月的声嚣渐渐弥散得杳无踪影,只有一名父亲痛苦的呼号撕扯着影月谷深邃而空洞的宁静。

  七

  夜,悄然而至,坠月旅店也渐渐热闹了起来。

  侍者彼得一边忙着端酒送水,一边忙里偷闲地打听道:黑暗之门那边的战况如何?听说那些血环兽人可算是指挥官的老对手了。

  “你啊,张罗好生意就够了,这么关心战事,难道是想篡夺指挥权?”斥候瓦德兹一边灌下了一大口烈酒,一边调侃着。

  彼得悄悄指了指坐在角落里的矮人死亡骑士,低声问道:德尔瓦的儿子是不是应征到了前线,总该知道些消息吧?”

  “如果我是你,绝不会靠近他半步!”斥候一把拉住了侍者的手,无论如何,好消息还是有的,血环氏族的首领已经被干掉一个了。

  “哦,那就好,好久没听过什么令人振奋的消息了。上一次被干掉的兽人首领,好像是叫基尔什么死眼来着。从那以后,就没有任何进展了。侍者埋头擦拭着杯子,似乎想到了什么。

  “哼,我就知道,指挥官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他这是在地狱火堡垒里碰了钉子,肯定会去别的地方捞点便宜。狼人姑娘的利爪划拉着木质的桌面,发出一阵阵令人不安的声响,这个家伙,最擅长的还是压榨矿井里那些无依无靠的矿工们。

  “斥候!”索恩中尉站在旅店门外,大声唤道。

  “!”瓦德兹慌忙丢下酒杯,快步来到了中尉面前,恭敬地行了一个礼。

  “指挥官交付的任务完成了吗?”

  “刚刚收到消息,拍卖已经成功,货款将在二十分钟后送达。

  “嗯,现在,资金问题解决了吗?”中尉关切地追问道。

  “收到这笔货款后,再算上最近售出的几批矿石,算起来已经足够了。斥候核查着货栈清单,肯定地答道。、

  中尉点了点头,又微微向侍者招了招手,一杯酒很快就递到了他的手中。

  “抱歉,打断一下。索恩高举着酒杯,除了角落里的死亡骑士,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过来,联盟的勇士们,请允许我代表还在前线奋战的指挥官,和大家一起庆祝这一阶段的胜利,血环之拳已经被联盟剿灭了!”

  旅店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沸腾了起来,中尉摆了摆手,气氛很快又归于平静。请记住,我们为何而战。请记住,那些将热血洒向德拉诺的勇士们。我们苍白的言语,无法诉说他们的功绩,我们空洞的祷告,也无法挽回他们的生命。但我请求大家,不要忘记他们的荣耀,不要忘记他们为何而战!”中尉的语调波澜不惊,但德尔瓦已经听到了她翻涌澎湃的心潮。

  “悼念日就要到了,指挥官设法筹措了一些资金,为阵亡的将士们准备了一场祭礼,请大家做好准备。索恩中尉平静地补充道,随后匆匆消失在了旅店门外迷蒙的夜色之中。

  德尔瓦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酒精并不能给亡灵沉沦的身体带来多少刺激。然而,就在此时,死亡骑士的心间却涌起了对明天的一缕期待。

  尾声

  “你好大的胆子,指挥官刚刚到手的玩具,还没捂热就被你拿去卖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的指挥官是个收集成狂的人吗?”

  “哎呦,我哪敢自作主张,这是指挥官亲自下达的命令。

  “不会吧?”

  “我都看在眼里,最近指挥官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地狱火堡垒的血魔让他吃了大苦头,最近几次修理盔甲的费用都是找人借来的。

  “唉,真是……”

  “悼念日就要到了,我要去准备了。为了筹备举行祭礼的钱,指挥官可没少费心思。不和你闲扯了,我快累死了。

  “为这样的指挥官而死,能算是死得其所吗?”

  “哈哈!我想算吧~”

 fRCTvKbkpapDthg.jpg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