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您不再为找魔兽世界私服而烦恼,老魔兽网欢迎您
您所在的位置:老魔兽世界私服发布网 > 职业攻略 > 正文
作者:nga 日期:2016/7/13 13:33:16 参与人数:63 加入收藏 评论:0 关键词:

我是莎拉,我是军情七处的一员。

  此刻,我与暴风城王子安度因在圣光之门悬崖上被部落探子们团团围住,更见鬼的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那名名为费特曼的骑士,曾是安度因的朋友,可是此刻,他却朝我们亮出了毒牙。

  *

  “喝啊--”只见他提着手中沉重的长-枪,笔直的朝安度因冲锋而来,速度快的让人措手不及!

  虽说安度因是一名圣光牧师,可毕竟他受到过最正统的格斗训练,在我一步都还没来得及跨出之前,他已经微微一侧身,让迎面刺来的长-枪贴着他的手臂刺了个空,紧接着,他一个转身便到了费特曼身前,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枪身。

  “费特曼!够了!如果你现在住手,曾经的事情我们都当作没发生过!”

  “我最厌恶你这假惺惺的样子,安度因!无论是对着那些娇滴滴的贵族小姐,还是对着那些一无是处的贵族公子,你都是这幅恶心的模样!但是,我,不!!!”费特曼低吼着,只见他额头上青筋一爆,下一秒,他大喝了一声,将长-枪往上一挑,若不是安度因松手快,他十有八-九要被挑上半空。

  安度因迅速朝后跳了两步,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护在脸前,这么说,内鬼其实是你,只有你知道我所有的计划!”

  “对,没错!”

  “那么,连姆也是你……”

  “没错!”这一次,没等安度因说完,费特曼已经狞笑着打断了他,张贴通缉令的命令是我借你的名头悄悄传给他的!让他把骑士队停在几十里外的命令也是我给他的!!是不是很巧妙?是不是根本就没想到我和这件事情有关?”

  “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连姆是你带进骑士队的,他是那么崇敬你!”

  “呵,那个傻大个,他的智商只配种南瓜!”

  很明显,费特曼的话激怒了安度因,那名王子咬紧了牙,忽然怒吼着朝对方扑了过去!

  圣光在上!那个动作可是破绽百出!

  我立刻默念了一句咒语,尖锐的冰枪瞬间在手中延长,我发誓,只要安度因被费特曼打飞出去,那么,下一秒,这枚冰枪一定会击中费特曼,哪怕他穿着铠甲,他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很明显,我小瞧了安度因,天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硬生生的在半途中改了道,那一刻,他的脚步前行的方向忽然从笔直朝前变成了一道弧线。几乎是一刹那,他已经绕过了费特曼的长-枪,到了费特曼的身旁,而那一刻,费特曼的长-枪根本来不及收回。

  安度因举起了拳头,绷紧的骨节泛出了白色。

  拳头呼呼下落,在费特曼惊诧的目光里,落在了他耳边的头盔上。

  只听见砰的一声闷响,费特曼的脑袋猛地往后一甩,接着,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拔地而起,带着他飞翔了两三米才狠狠的落地。

  *

  “…………”死寂了一秒钟,躺在地上的费特曼翻身而起,他似乎被揍的有点晕,踉跄了好几步才重新站稳,学的还行!安度因!”那一刻,他拄着长枪吼道,再来!”

  没有任何停顿,安度因就像被魔法控制了一样,真的又扑了过去。

  短兵相接中,费特曼一把甩掉了长-枪,也即刻朝安度因扑过去,那两个人就在我举起冰枪刚要投掷的一刹那,又撞击到了一起。

  那声砰的闷响,让我的心脏都狠狠的跳跃了一下。

  *

  可以说,接下来的是一场毫无章法的斗殴,两个滚在一起的人不住的举起拳头,狠狠的锤在对方的脸上,身上,腿上,几乎拳拳见血,很快,便为这昏黑的树林便弥漫上了浓浓的血腥味。

  “你对我一直都很好!你一直都在保护我!你教会我格斗!你支持我成为一名牧师!你为什么一定要背叛我?!费特曼!”那一刻,安度因骑在费特曼腰间,怒吼着锤着他的盔甲,乒的一下,竟然把他的头盔给抽飞了出去。

  就在他分神的刹那,费特曼忽然一挺肚子,将安度因给掀到了下面,他一手按着安度因的胸口,一手紧紧的握着覆满鳞甲的拳头,一拳砸向安度因的额头,却在安度因的一个扭身下砸偏在了他的肩膀上。

  “!”随着安度因一声痛呼,我清楚的看见他的肩胛错了位。

  “我想揍你很久了!很久了!”费特曼一脸狰狞的怒吼,再一次,他提起了拳头,狠狠的揍了下去,你这个想一出是一出的废物!软蛋!该杀死的人你假惺惺的放过!该仁慈对待的人,你却让他们去死!他们吊打小汤米的时候,你就在旁边看着,无动于衷!为了救普瑞斯托家那位爱慕虚荣的小姐,你放任罗莎被水冲走!你的骑士队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蠢货莽夫,你毫不在意!你考虑过我么?!我还是个仆从而已!”费特曼似乎陷入了狂暴,他双拳出拳越来越快,越来越重,而安度因只有一只手格挡,很快,他的眼角嘴角也立刻肿胀起来,溅出了深色的血水,你这个伪君子!你才应该去死!”费特曼声嘶力竭的咆哮。

  我一直在找机会把手里的冰枪投掷过去,可是他们靠的太近了,我根本无从下手!

  但我也知道,不能再犹豫了,再这么被揍下去,安度因非得脑浆迸裂!

  “看这里!蠢货!”我忽然高声朝费特曼喝到,果然,他下意识的停止了手里的动作,直起腰板看了过来,抓住那个空档,我反手紧握着冰枪用尽全力朝费特曼掷了去。

  冰冷的寒气显然引起了费特曼的注意,几乎在我出手的同一时刻,他眯起了碧绿的眼睛,紧接着,他迅速从安度因身上跳起来并飞快的后退了四五步,那一刻,破风而去的冰枪已经到了他的鼻子前,可就在冰枪将要取得战果的时候,他忽然行云流水的一旋身,并且一把握住了我投掷过去的利刃,随后,他以右脚为圆心顺势在原地一转,狠狠的把冰枪又给投掷了回来!

  “去死吧!”那一刻,他瞪着双眼大吼。

  “莎拉!”几乎在同一时刻,我听见安度因也大吼了一声。

  我们的距离并不远,几乎是刹那,我就发现那冰冷的凶器霸占了我所有视野。

  “--”我不由的尖声大叫,立刻朝地上一趴。

  只听见呼的一声,冰枪几乎是擦着我的头皮飞过,然后,噗的插进了我身后的土地。

  眼角的余光告诉我,那杆冰枪插的很深,如果命中我,完全能把我刺个对穿。

  心脏在怦怦乱跳,我立刻翻身而起,颤颤巍巍的朝刚爬起来的安度因打了个手势,“……我,我没事。

  安度因也即刻翻身而起,警惕的弓着身体,一步步退回了我身边,那一刻,我注意到他的左臂正无力的挂在肩下,随风飘摇。

  “治好你的伤!安度因!”我咬起了牙,再次颂读了冰枪术的咒语,我就不信我拦不住他!”

  寒风呼啸,我紧紧握着那尖锐的武器,准备给那名站在原地,胸口剧烈起伏的费特曼来一下,可就在那时,从我们身后的林子里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

  “【部落通用语】逮住他们!”苏嘶哑的嗓音从那边传来,扭头,我才发现那伙杀手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已经离我们不过十米远了,【部落通用语】如果太麻烦,我允许你们不小心’!”

  “!”杀手们一阵兴奋高呼,下一秒,如同矫捷的猎豹扑了过来。

  糟糕!

  心中警铃大作,转手,我手里的冰枪朝那伙杀手飞过去,轰的一声后,迷眼的雾气开始翻滚,那冰冷的气息明显让杀手们蓦然停了一下脚步,下意识的弓起了脊背。

  借着那个空隙,我立刻开始念诵另一个咒语,源自地心的风暴,源自深渊的熔岩,源自地狱的烈火……”

  火红的火元素刚开始在我掌心集结,我便听见了苏的低吼,【部落通用语】别让她完成那该死的魔法!”

  一刹那,所有杀手都转向扑向了我,利刃在他们手中尖叫,简直就像死神在高唱走调的歌。

  “真言术.!”几乎在同一时刻,我听见了身后安度因的咒文,可是,那一层薄薄的圣光罩真的能抵挡那五名杀手的利刃么?!

  “后退!莎拉!后退!”我感到安度因一把揪住了我的肩膀,试图把我拎到身后,可我硬是倔强的钉在原地,没有让他得逞,莎拉!”

  我心里清楚的很,就算我现在躲到了他身后,可是,下一刻,那伙杀手还是会逮住我们,接下来等着我的又会是什么?!

  拼了!

  我咬着牙,继续颂读咒文,请为我点亮魔法灯塔,指引前行之路!”

  瞬间,速度最快的梅尔的匕首已经到了我的胸前了,我来了,小法师!”她启唇轻语,那温柔至极的强调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咬了咬牙,我没有理会她,继续飞速的念诵,请为我烧尽一切阻碍,惩戒罪恶!”

  此时,狂暴的火元素已经在我的头顶汇集成巨大的漩涡,再坚持一下,只需要在坚持一会儿我的咒语就完成了!

  可那一刻,我也感受到梅尔手里那尖锐冰冷的刀锋刺进了我的皮肤,带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痛。

  会死么?!

  呵!就算会死,我也要把这个魔法完成!烈焰风暴的怒火必定会席卷一切,为我复仇!

  就在那时,在我奋力牵引着火元素的那一刻,一直在一边好奇的看着我们的拉法耶忽然飞身扑到了我身旁,【亡灵语】不许打我姐姐!拉法耶会发火!拉法耶会把你们扔进粪坑!”他愤怒的大叫,只听见他叽里咕噜的念了一句什么,顿时,铺天盖地的阴风从天而降,让我全身汗毛倒竖,【亡灵语】心灵惊骇!”

  瞬间,如同海啸的恐惧劈头砸来,让我,让已经扑到我跟前的杀手们,让安度因,让所有人下意识的要撒腿就跑。

  “防御恐惧结界!”在彻底陷入惊慌前,安度因硬是成功的对自己释放了魔法,这让他从恐惧术中平静下来,下一秒,他立刻对我释放了驱散魔法,即刻便让我停下了奔逃的脚步,而这一刻,凝聚在我手心的火元素还未开始消散。

  那么,一切都好办了!

  我忍不住挥了挥拳头,再次奋力的cao控起那团火元素来。

  “烈焰风暴!”随着我的怒吼,几道巨大的旋转的火柱从天而降,轰然落在了我前方的空地里,瞬间,它们将所碰触到的一切都点燃了。

  罡风四起,血光四射,四周变得亮如白昼。

  树枝在燃烧,枯草在燃烧,石头也在燃烧。

  火焰在风的助长下不住的练成片,不住的呼呼高涨,瞬间,它们在我们与杀手之间形成了一堵炙热又致命的高墙。

  “我们得快走!”看了一眼在火墙那一头愤怒吼叫的杀手们,我回头朝安度因说道,可那一刻,我却骇然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费特曼已经从身后扣住了安度因的咽喉,他的手指坚硬有力,我毫不怀疑只需要一点点力量,他就可以把安度因的气管给抠出来。

  “你把我给忘了么?安度因?”费特曼的声音在猎猎火焰中,格外突兀。

  “费特曼!你想要复仇就冲着我来好了!但是,让他们走!”安度因紧绷着身体,大吼。

  “!”费特曼咧嘴笑了,可我的合伙人还想要那个亡灵巫师!啊,对了,那个小姑娘是军情七处的吧,那么,辨认识声的本事应该不错,怎么可能让她走呢?!结局只有一个,你们都得死。

  “不,结局还有另一个!”就在那时,一个声音忽然从费特曼的身后传来。

  浓烟里,我看见一个隐约的人影正贴在费特曼的背后站着,他手里反光的匕首横在费特曼的颈动脉边。

  那是……那是耐里森?!

  炙热的风呼的吹了过来,顷刻,通红的火光终于把那名血精灵的身影给清楚的呈现出来,只不过,此刻的血精灵有些狼狈,他浑身都是皮肉外翻的伤口,尤其是双脚,仿佛是被兽夹夹住过一样,血肉模糊。

  ”你竟然活着回来了?“费特曼拧起眉宇,沉下嗓音。

  “你派来的那名猎人确实难搞,但是,我比他更难搞!”话音未落,耐里森手里的匕首轻轻一滑,顿时,费特曼的颈部绽放出了一片鲜血组成的灿烂烟花。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