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魔兽网欢迎您!每天发布最新魔兽世界私服开区信息,为您提供最便捷的找魔兽私服服务。
您所在的位置:老魔兽私服 > 新开魔兽 > 正文

[魔兽世界私服]崩溃的艾泽拉斯-惊魂祖尔法拉克(十六)

作者:NGA 来源:原创 日期:2016-7-13 13:11:45 人气:65 加入收藏 评论:0 关键词:魔兽世界私服

 我是莎拉,我是军情七处的一员。

  此刻,我正与军情七处头头雷欧纳尔一行人在祖尔法拉克的地洞里面对一个大麻烦。

  说实话,这名名为卡农的拼接怪物确实难缠,至少她一个人把我们五个人弄得焦头烂额,好几次都差点出现伤亡。所幸,那一次次险恶都被我们躲过,而现在,我们弄到了武器。

  有了武器,迎春花如同铜墙铁壁一样将横在我们与卡农之间,任凭那怪物如何凶狠的挥舞手里的三叉戟,他硬是没有后退一步。

  有了武器,我与弗雷对卡农的魔法攻击不会像蚊叮一样无痛无痒,每当我们念诵咒语的时候,卡农都不得不分神躲避我们的攻击。

  有了武器,一直躲在墙角的维特兹有了同卡农一战的底气,你瞧,他正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声颂咒,仿佛害怕别人不知道他在那儿一样。

  而卡农则要狼狈的多,她失去了一颗能够念诵咒文的头颅,失去了变身为元素升腾者的形态,还被雷欧纳尔在大腿上拉出了一条不断加深扩大的血口,这让她不由的变攻为守。

  她不停的怒吼,咆哮,怒骂,可是,这些又能改变什么?

  “万能的大自然啊,请赐予我力量,让我束缚住那胆敢对您挥动利刃的凶徒,给予他致命的一击!”地精用尖细的嗓门抑扬顿挫的念着咒文,顿时,我们脚下的沙地忽然翻滚起来,一根根带刺的荆棘凭空从地面上涌出,层层缠绕在了卡农腿上,忽然之间的牵绊让移动中的她重心不稳,差点一头栽倒。

  可她硬是在往下栽的一刻,反握住三叉戟将那些绊脚的荆棘连根砍断,并且做了一个平移的动作,让雷欧纳尔刺向她肩胛的一击刺了个空,紧接着,她凭借着触地的三叉戟稳住身体,下一秒,朝迎春花挑去了大片沙土,这个动作让那名彪形大汉不得不高举起盾牌护住了自己的双眼。

  当迎春花做出那个动作的时候,我心里就大喊不妙,他这样曲腿下蹲下去,卡农只需要轻轻一纵便可以将他践踏在脚下!如果一名并不以敏捷为长的战士被踩翻,等待他的会是什么下场,我想你我都很清楚。

  “迎春花!”我不由的大喊了一声,几乎在同一时刻,卡农也已经摆好了蹬腿纵身的姿势,那一瞬,她的铁蹄下已经绽出了风雷的电光,可就在那一刻,她大腿上那露骨的伤口却忽然飙出了一线不堪重负的血线,她的身体不由的一歪,隐含着千钧之力的铁蹄堪堪擦着迎春花的肩头踏在了地面上。

  只听见轰的一声,整个墓穴似乎都随着卡农的践踏而摇晃了一下。沙子如同炮弹一样四溅,打在身上生生作疼。

  我们都不由的用手遮了一下眼睛,可躲在盾牌之后的迎春花却没有这个烦恼,只听见他咆哮了一声,提着盾牌合身朝卡农撞了过去,别小看我!!!!”

  由于迎春花与雷欧纳尔的纠缠,我与弗雷有了充足的时间对付卡农右胸上的那颗不住喃喃咒文的女性巨魔头颅。

  殷红的火球,淡绿色的混乱之箭不住的从我们手中倾泻而去,可是,每当我们认为我们即将干掉她的时候,我们的魔法总会打在一根作为替身的根基图腾上,紧接着,气喘吁吁的我们就会听见一段治疗祷文,那一刻,我们如果继续念诵攻击咒文,我们总会被一阵如同尖刀的风封住住咽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治疗潮水从虚空涌来,涌进卡农那溅满碧绿血液的身体里,修补着她浑身上下的伤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名拼接怪物变得沉默起来,她一丝不苟的用三叉戟的手柄抵挡着迎春花的骨头利剑,而三叉戟那尖锐的锋刃则时不时的刺突向她背后试图偷袭的雷欧纳尔,让他难以近身,那稳重的格斗方式让我们不由的凝重起来。

  “我们已经完全进了她的套路!”朝后跃了几步,我躲进了一座石碑之后。

  气喘吁吁的弗雷也跟了过来,没错,我们在短时间里杀不死她。

  我愤愤的盯着卡农胸口那颗喃喃自语的头颅,虚弱的体力让我不禁咬起了牙,这样下去,哪怕我们的魔力耗尽,她也不一定会死去!我们反而会被拖到精疲力竭!”

  “我们需要多一个沉默魔法,您一个人根本不够,而弗塔根先生与会长又帮不上忙。弗雷握着拳头低声说,我注意到他的拳头在微微发抖,很明显,他的魔力见底了。

  “你的契约恶魔里没有魔法-师么?”离我们不远的,同样气喘吁吁的维特兹操着尖细的嗓音问道,只听见他迅速念咒,朝满身是血的迎春花释放了一个愈合之术,然后,又回过头来继续说,我可听说,黑暗之地里有许多卓越的大--!”

  “我确实认识一位大--师,他名为莫尔可可,但是……”

  没等弗雷但是出来,维特兹已经不满的大叫了,那你还墨迹什么?!你的脑袋里都是浆糊么?!”

  弗雷倒是好脾气的一点也没有动怒,他耐心的解释道,维特兹先生,召唤契约伙伴需要至少半分钟,我不认为狡诈的卡农会给我这个时间。

  没错,仿佛是听见了我们这边的话,一只极力抵挡迎春花与雷欧纳尔进攻的卡农朝我们瞥了一眼,那一瞬,我清楚的感受到元素之力在魔法世界里朝我们的方向涌动了一下。

  “其实,我们还有一位魔法师。沉默了一下,我低声道,眼神不由的朝后瞟向了一直在阴影里的那名小巨魔。卡尔金正抱着膝盖坐在沙地上,在明灭的魔法光芒中,我清楚的看见他眼眶里翻涌的泪花,那孩子是名资质不错的萨满。

  “但是,让他亲手对付自己的亲人,这……真的……可以么?”弗雷迟疑道。

  “除非他不想活命!”维特兹也朝后瞟了一眼,接口道,说着,他朝在前方竭力抵挡卡农攻击的迎春花大吼了一句,大老爷,你注意自保,我有点儿事要处理!”

  那边被卡农的三叉戟压的几乎要直不起膝盖的迎春花怒瞪着双眼,咆哮,没问题!我能支持……十秒!”话音未落,只听见他忽然怒吼一声,将手中沉重的盾牌举至胸前,我是钢铁之盾!我将阻挡一切进攻!!!”一瞬间,墓穴的每一颗沙子似乎都被他低沉的余音震得瑟瑟发抖,他手里那面盾牌也一样,在各种魔法的光芒的照射下,震颤出了一圈围绕着他旋转的璀璨残影。

  不,那并不是残影,那是战神的祝福,是有实质的!

  至少在这一刻,如果卡农想要重伤迎春花,就必须先打破战神赐予的这一圈钢铁之盾!而打破这片钢铁之盾,卡农至少要耗费十秒!

  借着这个空隙,我与弗雷从藏身之处跳了出去,开始了新的一轮进攻,目标自然是卡农胸前那颗痛苦的巨魔脑袋。

  一刹那,致命魔法的光芒再次将这并不宽广的墓穴照的五色缤纷。

  “【部落通用语】没错!如果不杀死他们,他们将会在噩梦暴君的控制下永远痛苦……杀死他们,实际上是在拯救他们!”轰隆隆的魔法爆炸声里,我耳朵里塞着的世界聆听者隐约送来了维特兹那尖细的嗓门,他的语速飞快,一如卡农手上翻飞的三叉戟,【部落通用语】……卡尔金,你真的没听见吗?你的母亲与祖母正在痛苦的嚎哭……他们想要解脱!”

  扭头,我看见那名绿皮地精已经把小巨魔给推了出来,而小巨魔双腿发抖,眼里尽是恐惧与悲伤。

  我张了张嘴,却无话可说。

  如果卡尔金不对自己的亲人动手,那么,我们很可能都要交代在这里。

  “【部落通用语】不用害怕,孩子!”挥手之间,维特兹为迎春花释放了一个治疗术,他大声叫嚷着,【部落通用语】为了你的亲人不再痛苦!你必须解救他们!”

  泪水汩汩的从小巨魔的眼眶里流出,可是,忽然之间,他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用力的用手背擦了擦眼睛,用力的握紧了双拳,用力的点了点头。

  “【部落通用语】好孩子!”维特兹叫到,他抬手指向了卡农右胸上不断喃喃颂咒的那颗女性巨魔头颅,【部落通用语】先拯救你的母亲!给她自由吧!现在,把你知道的所有攻击魔法都释放出来!”

  “【巨魔语】嗯!”卡尔金带着哭腔大声道,【巨魔语】妈妈!妈妈!我要开始了!”

  可是,那颗头颅自然不会给他任何回应。

  “【巨魔语】划过天空的闪电,刺破宇宙的惊雷……”沉默了一秒,卡尔金开始专注的念诵咒语,随着他清脆的嗓音,魔法世界开始震动,雪亮的雷电之光划破虚空聚集到了他高举于头顶的双手间。

  密密麻麻的闪电相互纠缠,滋啦啦的作响,最终,随着他咒文的完成,形成了一道锋利无比的闪电箭,箭头笔直的刺向了那颗女性巨魔的眉心。

  而我与弗雷的火焰与那雪亮的光电同行,一同炸在了那颗女性巨魔的脸上。

  只听见轰隆隆一声,威力无穷的魔法破开了她施加于自身的魔法盾,将她炸的皮开肉绽。

  “【部落通用语】漂亮的一击!”维特兹亢奋的大叫,【部落通用语】再来!小家伙!让你的祖母为你骄傲!”

  “【巨魔语】嗯!”卡尔金更用力的握紧双拳,大声道。

  有了卡尔金,这场对抗顺畅了很多,终于,那颗女性巨魔头颅被紧缝的双眼飘出了血光。根据上几次的经验,我可以判定这就是她受到重伤,准备治疗自己的标志。

  果然,当我们再一次念诵咒文的时候,几道碧色风刀随着巨魔脑袋的嘟哝迎面飞来,精准的划过了我们的咽喉。一瞬间,我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一阵酸痛,精神世界与火元素的联系彻底中断。

  “【部落通用语】她要开始念诵治疗祷文了!”维特兹叫道,【部落通用语】卡尔金!用你知道的魔法让她闭嘴!”地精的话音为了,卡尔金的魔法已经完成,他的双手间飞出了与那颗巨魔头颅一模一样的风刀。风刀割在了巨魔的咽喉上,让她的嘟哝戛然而止。

  “【部落通用语】现在!是我们进攻的时间了!”维特兹大吼起来。

  那一声仿佛带着鼓动的魔力,让我们精神均为之一震。

 


    本文网址:http://www.meinanhouse.com/zx/xk/27.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