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您不再为找魔兽世界私服而烦恼,老魔兽网欢迎您
您所在的位置:老魔兽世界私服发布网 > 新开魔兽 > 正文
作者:nga 日期:2016/7/13 13:05:11 参与人数:90 加入收藏 评论:0 关键词:艾泽拉斯

我是莎拉,我是军情七处的一员。

  为了逃离祖尔法拉克城里那些变异的巨魔的追击,我们逃进了安图苏尔曾居住的窑洞深处的地道里,在那险象环生的地方,我们误打误撞,闯入了巨魔们的地下墓穴。

  在那阴气森森的地方,我们遇上了已故的督军安图苏尔和巫医祖穆拉恩。

  这两条在外界传言里凶恶有余的恶棍是雷欧纳尔.弗塔根的旧识,就是那名英俊无比的青年亲手将他们推入地狱的。更让人惊奇的是,爱好用活人喂蜥蜴的安图苏尔似乎和雷欧纳尔有过一段兄弟手足之情。可雷欧纳尔却利用这种感情骗开了祖尔法拉克的大门,带领着佣兵们横扫了这里,安图苏尔在愤怒之下,击杀了雷欧纳尔的恋人夏洛蒂。

  这永远剪不清的关系让安图苏尔在一见雷欧纳尔之下,几乎要愤怒的跳起来用手里的利剑捅穿他的胸膛,可是,他永远无法做到了。

  噩梦暴君用一种深红色的管子紧紧的束缚住了安图苏尔的灵魂,他的灵魂之力会被那种管子源源不断的抽走,或许,他并不会被抽干而消亡,但是,总有一日,他一定会被噩梦暴君的低语完全腐化。

  祖穆拉恩也一样,看起来,他的灵魂要比安图苏尔还要黯淡,他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祖穆拉恩生前便是一名灵魂大师,他支配着墓穴里的灵魂把我们一行人带到了这里,为的是请求我们救救他们活着的族人,为的是……让我们能杀死他与安图苏尔。

  “快点完事,然后,带着苏萨斯之魂去干掉噩梦暴君!”安图苏尔举着手里的武器,生硬的朝雷欧纳尔开口道,别告诉我,你已经没用的拿不稳刀剑了!”

  雷欧纳尔拧着眉宇,顿了一下,他伸手接过了那把金芒四溅,如同虚影的武器,刹那之间,当苏萨斯离开安图苏尔的手掌的一刻,那把武器忽然剧烈的蜂鸣,发出了如同嚎哭的尖利声响。

  那声音让一直扭开头的安图苏尔一愣,目光移了过去,“……我已经无法陪伴你了,半晌,他叹了一口气,道,为我复仇吧,苏萨斯……服从那名人类,他会带那你去的,你定要痛饮噩梦暴君的鲜血,让我在地下安息。随着他嘶哑的嗓音,一点淡淡的金色锋芒从他的右眼浮出,飘入了苏萨斯那如同虚影的光芒里。

  苏萨斯蜂鸣着,却不似刚才那般剧烈了。

  它的手柄出伸出了几段柔韧的触须,在雷欧纳尔的手腕上缠绕了几圈,然后,融入了他的皮肉。

  一瞬间,雷欧纳尔闭上了双目,他仿佛经历了极度的痛苦那样紧绷起全身的肌肉,眉宇紧咒。

  “雷欧纳尔!”

  “雷欧纳尔!”

  “雷欧纳尔!”

  “弗塔根先生!”

  刹那,我与迎春花三人不约而同大叫了一声,下意识的就摆出了攻击的姿势。

  “别紧张,各位!”祖穆拉恩那阴恻恻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对雷欧纳尔做了什么?!”我用力握住了右拳,掌心里那点狂躁的能量在剧烈的嘶鸣。

  “请冷静,弗塔根少爷只是在与苏萨斯签订契约,祖穆拉恩解释道,苏萨斯之魂并不是冰冷的金属,他拥有一个完整的灵魂,他只效忠与拥有灵魂契约的人。就像……你们身后那位魅魔小姐一样。

  “啊哈~”闻言,瑟尔纳将手里的鞭子狠狠的一扯直,发出了一声响亮而充满侵略感的声响,我还知道,如果我的精神力再强悍几分,小弗雷就是我的契约生物了!”

  什么?!

  瑟尔纳的话让我们对祖穆拉恩与安图苏尔的敌意更强了一分。

  “这两只大虾在阴我们!”维特兹大叫道,他们和那个什么暴君说不准是一伙的!”

  “!怎么会?!”祖穆拉恩苦笑着摊开了双手,我们还渴望你们能手刃噩梦暴君,解放我们的族人,我们怎么可能阴你们?”

  “如果雷欧纳尔被苏萨斯给控制了,我希望苏萨斯给他的第一个指令就是自杀。安图苏尔在一边凉飕飕的开口。

  就在那时,雷欧纳尔忽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我看见了一个诡异的符文在他右眼的瞳仁里闪耀了一下,然后,熄灭了下去,让你失望了,安图苏尔。随着他的话,原本一柄重剑模样的苏萨斯缓缓的拉长,变成了两把利剑分别被持在了雷欧纳尔的双手里。

  凶悍的巨魔督军紧抿起了双唇,发亮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雷欧纳尔,半晌,他忽然笑了,仰起了脑袋,速度点,别让一个死人觉得你废。

  “我向圣光发誓,你不会感到痛的。

  “圣光是个球!”

  雷欧纳尔抿紧双唇,随即举起手里的利刃,顿时,苏萨斯带着一道金色的残光划了下来。

  “在墙角的箱子里,我们收集了一些还能够用的武器与装备,结束之后,它们就是你们的了。祖穆拉恩叹道,也同安图苏尔一样,仰起了脑袋。

  可就在那时,就在那道金色的轨迹将要触及安图苏尔的时候,一柄从虚空里探出的三叉戟忽然死死架住了苏萨斯。

  “有我在这里,怎么可能让你们的诡计得逞!”一个悠远而恐怖的声音大喝道。

  谁?!

  空间扭动起来,就在安图苏尔的身旁,一只蹄子忽然从虚空里踏了出来,然后,是恶魔的双翼与她头顶尖锐的双角。

  我心里不由的一惊,可是,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我们一行人纷纷朝后跃了一步,四散开。

  是恶魔?!

  可是,眼前这名女恶魔却与燃烧军团那些恶魔有些不同。

  她浑身上下都流着碧绿的汁液,她的脸上长着两双眼睛,一双睁开,一双被紧紧缝住,她嘴里探出了两颗獠牙,獠牙上尽是尖锐的倒刺,可最可怕的却不是她的脸,而是她裸露在外的胸口,那上面赫然镶嵌着两颗巨魔的头颅!

  那两名巨魔的眼睛与嘴巴也被缝合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痛苦至极。

  “这是个什么怪物!”一眼之下,维特兹惊叫了一声。

  “看守者,卡农。祖穆拉恩咬牙道,你竟然回来了?!”

  “愚蠢的巫医,你这种小把戏怎么可能骗过我的眼睛!”被称为卡农的怪物冷笑道。

  “呵,安图苏尔斜眼瞟着卡农,冷笑起来,看看你身上的伤口吧,愚蠢的怪物,你明显被骗去了虚空,而且在虚空风暴里好好的挣扎过!”说着,他侧过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一刹,我看见他朝我们露出了一个一闪而逝的古怪的微笑,怪物,痛快的被虚空风暴搅碎,可要比生不如死好受的多!”

  伤口?难道那些碧绿的汁液是这怪物的血液?!

  没等我想明白,被一语道破的卡农恼羞成怒的大叫起来,你这该死的蠢货!你很快就会领会到生不如死了!”只见那怪物举起了三叉戟,朝安图苏尔狠狠的捅了过去。

  几乎在同一瞬间,我身旁的雷欧纳尔如同一阵狂风掠了出去,看轨迹,他手里的利刃并不像是去为安图苏尔挡住攻击,而是刺向了卡农的腹部。

  攻击转瞬即到,卡农的三叉戟穿透了安图苏尔的灵体,可是,却没有及时的拔出来,因为,那名凶悍的督军竟然用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三叉戟,我还听见了他狰狞的笑声,“……嘿嘿嘿……你死了!”这一刻,雷欧纳尔的剑锋已经挨上了卡农的皮肤!

  卡农大惊失色,只听见她低声咕哝了一句什么,如同一道青烟随风而逝,雷欧纳尔的剑只穿过了一根由虚影构成的图腾,图腾在一击之下碎裂,崩成了粉末。

  “是根基图腾!”维特兹大吼了一声,她在你五步之外,三点方向!”

  没有任何等待,雷欧纳尔夹带着风雷之势朝三点扑了过去,剑锋再一次碰上了卡农的皮肤,可是这一次,他刺碎的依旧是根基图腾!

  “她在你背后!”看着卡农如同灰雾般聚集起来的身影,我也不由的大吼起来。

  雷欧纳尔反手就是一刀,让人吃惊的是,他刺中的依然是根基图腾!

  几乎在同一时刻,一根燃烧的图腾从天而降,若不是雷欧纳尔即刻朝我们的方向后退,他一定会被那尖锐的图腾凿穿头颅!

  轰的一声,图腾深深的没入了沙地里,通红的火光从图腾的四周呼的蔓延开,将攻击范围内的一切都点燃。

  没来得及逃走的鬼魂们在火光里尖叫燃烧,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卡农轻飘飘的从半空里落下,好整以暇的站在了火焰中央,她身上碧绿的血水还在流着,每滴进火焰一滴,火焰便会更热烈一分。

  火很快蔓延到了安图苏尔与祖穆拉恩身上,刹那,那熊熊的火焰为他们镀上了一层致命的边框。

  “呃啊---”他们在炙热的火中哀嚎了起来,可是,不管他们怎么挣扎他们都无法从紧缚着他们的管子里挣脱。

  “雷欧纳尔!”安图苏尔在火焰里狰狞的尖叫,杀了我们!!别让我们的灵魂落入噩梦暴君的手里!呃啊--”

  “我保证他快不了。卡农冷笑着着,握着三叉戟的右手慢慢收紧,他有足够的时候看着你们慢慢的痛苦的死去!”

  “……是尸接术!弗塔根少爷!”不过几秒钟的炙烤,瘫在地上的祖穆拉恩的声音都变形了,她之所以能够释放三次根基图腾,是,是因为她身上还拼接着另外两名萨满的头颅!--呃啊!!!先要……先要击碎……”没等祖穆拉恩的话说完,卡农忽然眉毛一竖起,顿时,祖穆拉恩身上的火焰忽然蹿高,那呼呼的火浪声直接把他所有的话都吞没了。

  通红耀眼的火光里,只剩下两名巨魔痛苦的嚎叫。

  你一定知道,鬼魂的哀嚎会对生灵造成灵魂上的恐惧冲击,所以,那一刻,我只觉得自己手脚有点不受控制的发抖,但所幸,我还能咬着牙,说出了了完整的话,巫医是不是想说,要先干掉她身上那两个头颅?!”

  “对。很明显,雷欧纳尔也受到了些许冲击,但是,他持着苏萨斯的双手还是稳定的,我听说过尸接术,被拼接的尸体必然一个是法术抗性极强的,一个是物理抗性极强的,我们得兵分两路,维特兹,你躲远一些,随时为我们治疗伤口!”

  “让维特兹治疗伤口?”地精愣了一下,随后飞快的朝后跑去,没有问题!维特兹是四系精通的卓越德鲁伊!但是!必须加钱!”

  雷欧纳尔头也没回,抬手做了个ok的手势,下一秒,苏萨斯在他的掌中一转,被他紧紧反握住。

  卡农将三叉戟高举到了头顶,隐隐的电光在利刃尖端上滋滋作响。

  战斗一触即发。

  可就在那时,一直跟在弗雷身边的卡尔金忽然颤抖的哭了出来,【巨魔语】那……那是爸爸妈妈……和奶奶……”

  那句话让我们具是一愣。

  什么?!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