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您不再为找魔兽世界私服而烦恼,老魔兽网欢迎您
您所在的位置:老魔兽世界私服发布网 > 新开魔兽 > 正文
作者: 日期:2017/6/29 12:35:16 参与人数:64 加入收藏 评论:0 关键词:
暮光之锤

  纳格兰地下的白鬼兽人在吸收了纳鲁克乌雷身上的虚空能量后,掌握了可与邪能魔法匹敌的黑暗之力。起初古尔丹对白鬼兽人的传说并未留意,但基尔加丹要求他去好好调查白鬼兽人,弄清楚他们是否“有资格”加入部落。

  当古加尔带着老师的命令来到了白鬼兽人的洞穴后,他不但没有遇到想象中的恶战,还被那些“好客”白鬼兽人热情款待,他们迫不及待地想与古加尔分享被称作暮光审判的灭世预言:“整个宇宙终会被暗影吞噬,万物皆会化为乌有。”

  暮光审判和宇宙毁灭对于古加尔来说根本无足轻重,他只关心白鬼兽人所掌握的暗影魔法。在古加尔告诉白鬼兽人“部落是末日降临的先驱者”后,这群白鬼兽人便纷纷加入部落来充当天启之灾的使者,并形成了一个新的兽人氏族“暮光之锤”。

  古加尔在掌握了暗影魔法之后,就开始不懈地调查着暮光预言的真相。

垂死的世界

  部落在黑手的统领下,利用强大的攻城车和新式武器轻易地摧垮了德莱尼人的一处又一处据点。士气跌入谷底的德莱尼绝望地发现,兽人背后的操纵者正是曾经在宇宙中不断追击自己的燃烧军团。

  预言能力已经恢复如初的维伦最为惊讶,不过这时才恢复预言能力已经和“孩子死了才来奶”没有任何区别了,德莱尼怎么也想不到兽人会成为燃烧军团的爪牙。维伦与主教们关于应对之策争论了很久:

  逃离德拉诺是不可能的,空间飞船变成了废铁,自己又不会造飞船。只有拖延部落的攻势、期待燃烧军团不发动全面入侵才能勉强维持生活的样子。宇宙里也没有能帮自己的朋友,来德拉诺就像到家一样,这里非常“和谐”,超喜欢在这里的!

  既然那些偏远的德莱尼据点已经无力防守,维伦只好命令军队加强防守沙塔斯和卡拉波神殿。

  德拉诺的元素之灵一直被邪能压抑着,它们现今终于决定团结起来,一起终结兽人亵渎土地的行为,元素之灵将日渐削弱的力量聚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元素实体:火焰之王森卢肯。

森卢肯与元素的崩解

  在占领德拉诺的大部分区域后,黑手带领部落军队集结在卡拉波神殿附近,他相信只要摧毁这座神殿就能彻底瓦解德莱尼人的斗志,未来攻下沙塔斯就会如同探囊取物般容易。

  部落大军在逼近卡拉波神殿的过程中几乎没有遇到反抗,正当兽人在扎营之时,附近的火山突然喷发,在火山中央形成实体的森卢肯用元素之力撕扯着部落的军队,开始掌控邪能的萨满祭司们被吓得不知所措,大多数人认为这是邪能惹恼元素后引发的灾难。

  古尔丹匆忙地想要扭转局势,并在森卢肯身上看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元素将所有力量集中在一起之后,自身一定很脆弱。古尔丹决定将森卢肯的力量偷过来供他和部落使用,一劳永逸地打破兽人与元素的联结。就连那些从前的萨满祭司也支持古尔丹的这个做法,他们一同用邪能法术粉碎了元素实体,古尔丹与术士们用混杂着邪能与元素之力的能量把兽人塑造得更为强大。

  部落的士兵因古尔丹而获得了无穷的战力,兽人与元素的联结也因古尔丹而破碎,影月谷的这座邪能火山后来被称作古尔丹之手。

卡拉波的阴影

  先知维伦和主教们注视着部落大军在影月谷的横行无忌,德莱尼技师们不断加强着神殿的防御工事,守备官与游侠们渴望能与兽人大军至死方休。先知维伦不断用光明之力激发族人心中的勇气,用顽强的斗志去对抗黑暗的未来。

  尽管兽人攻城车投出的邪能巨石击砸穿了神殿的围墙,但兽人大军还是被德莱尼防御者们打得节节败退。后方注视着这一切的古尔丹缓缓说道:“啧,这样不行啊……”。然后他与术士们看向了漂浮在影月谷上空的卡拉,暗影议会成员们齐心协力将腐化纳鲁的力量引导至卡拉波神殿,大批守军当场死亡,一部分生还者则陷入了疯狂。

  维伦在勉强挡住虚空之力后,带领一些幸存者从卡拉波神殿的港口中成功逃走。曾经辉煌的卡拉波神殿被虚空能量影响后,变成了我们熟悉的黑暗神殿:

  大获全胜的部落以“亵渎”这种方式来庆贺胜利,那些没能逃走的德莱尼守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古尔丹表面上将这里作为关押德莱尼的要塞,实际上是将这里变成了暗影议会的全新行动基地,德莱尼俘虏们受尽术士的折磨,被迫将沙塔斯的防御信息一点点地告诉兽人。

  沙塔斯的轮廓日渐清晰,这将是部落成立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

毁灭者玛诺洛斯

  基尔加丹对部落的胜利很满意,要是将维伦活捉就完美了。目前部落的力量在基尔加丹看来十分有限:攻陷卡拉波其实是卡拉的功劳,邪能强化过的兽人也不是那么效果拔群,要想让兽人顺利攻占沙塔斯,他们需要恶魔之血的加持。

  古尔丹对基尔加丹的提议没有一丝丝犹豫,“只要能获得神力,腐化全族同胞又算得了什么?”一位叫做玛诺洛斯的深渊领主通过基尔加丹的传送门来到了黑暗神殿,他全身散发的力量与邪恶气息把见过大风大浪的古尔丹都吓得呆住了。

  深渊领主降临德拉诺的原因和秘密只有暗影议会中最受古尔丹信任的术士才知道,不过也有一个例外:失势的耐奥祖。暗影议会常常把他当作见证族人腐化的“吉祥物”带在身边,术士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意志消沉的老萨满竟然会伺机反抗。

  耐奥祖迷失在自我厌恶与悔恨的泥沼中,古尔丹要让兽人喝下恶魔之血的计划就如同利剑一般刺中了这位萨满内心最深处的良知。打起精神的耐奥祖决定向族人发出警告,可大部分氏族酋长对黑手死心塌地,又有几人会相信自己的话呢?万般无奈的耐奥祖偷偷写了一封匿名信函,将古尔丹的邪恶计划夹藏在了送往霜狼氏族的命令文书之中:

“千万不要在即将到来的集会上听从古尔丹的命令,否则就会遭受比死亡还要悲惨的厄运!”

奴役的枷锁

  在(地狱火)堡垒附近的山顶上,古尔丹向兽人酋长们展示了玛诺洛斯之血,他说这池子里的绿色液体是邪能施恩者一份恩赐,只要兽人喝下就能获得神力。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成为第一个饮下馈赠的兽人,邪能在他的血液中奔涌,肌肉变得如同岩石般坚硬,双目射出赤红的光芒,咆哮着要让德莱尼人血溅四野!其他在场的兽人争先恐后地要获得这份力量,但也有人踌躇不前,比如说杜隆坦和奥格瑞姆:

  • 杜隆坦将匿名信函中的警告牢记于心,他拒绝了古尔丹的提议,并声称这是自己的选择。尽管古尔丹的耐心正在被耗尽,但现在还不是铲除杜隆坦的时机。

  • 奥格瑞姆看到邪能魔法的影响后,认为这份馈赠一定有问题,于是他以自己只是仆从的借口拒绝了古尔丹,而且没有引起黑手和古尔丹的怀疑。

  邪能在兽人中蔓延,最终不论是否喝下过恶魔之血,兽人的皮肤都变成了绿色。犹豫和恐惧彻底离开了那些饮下恶魔之血的兽人,他们各个摩拳擦掌,咆哮着要杀光德莱尼人。在兽人大军向沙塔斯出发后,古尔丹用邪能亵渎了身后的高山,撼动高山的强大力量激发了兽人狂热的斗志,这座破裂的高山后来被称为基尔加丹王座。

  玛格汉

  那些因为染上红色天灾而被隔离在加拉达尔的兽人没有变成绿皮,其中就包括格罗玛什·地狱咆哮的儿子——加尔鲁什,后来他们被叫做玛格汉,意为“未腐化者”。

围攻沙塔斯

  自从卡拉波神殿陷落之后,各种恐怖画面不断出现在维伦的眼前,他此时仍然怀疑自己的先知能力,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德莱尼人不可能永远守住沙塔斯城。于是他与追随者们商定了一个计划:“让平民逃向安全地点,主力部队死守沙塔斯。”

  英勇无畏的德莱尼战士决定牺牲自己来让部落放弃对族人的追杀,为了不让卡拉波神殿的悲剧在沙塔斯重演,维伦发誓要与守军共存亡。但维伦的想法很快就被主教们否定了:“沙塔斯注定会陷落,若想要保护德莱尼的血脉,必定少不了维伦的领导。”

  后来维伦带领大部分平民来到了赞加海岛上的泰雷多尔;游侠与斥候们负责牵制部落的行军速度;守备官们在沙塔斯城中加强防御。当兽人大军兵临城下时,基尔加丹赫然现身,他表示自己就是兽人的施恩者之一,为帮助兽人粉碎德莱尼,他将再次慷慨相助。

 

  古尔丹和暗影议会将魔法与红色天灾融为一体,并将这种剧毒药剂添进了投向沙塔斯的炮弹之中,沙塔斯被红色迷雾所笼罩,毒雾不断灼烧着德莱尼人的皮肤与内脏。兽人军队大举杀入,术士们召唤炽热的绿色流星对沙塔斯狂轰乱炸,这些流星在落地之后重组成了地狱火。

  玛尔拉德、阿卡玛、努波顿以及无数的沙塔斯防御者顽强地抵抗着部落的攻势,他们只希望自己能拉着更多的兽人前往地狱!后来玛尔拉德与麾下的守备官引领德莱尼难民逃离了这座血染的城市。兽人大军虽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却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当古尔丹得知维伦再次逃走的消息后,他十分惧怕基尔加丹会迁怒于他,于是派遣女刺客迦罗娜前去追杀维伦,但这名女刺客始终都没能完成任务。

奥金顿的毁灭

  从沙塔斯逃脱的德莱尼人撤退到了墓穴城市奥金顿,主教玛拉达尔加强了地下墓穴的防御,德莱尼守军绝不容许兽人亵渎在此长眠的纳鲁与先祖。

  古尔丹担心逃进奥金顿的德莱尼会借助先祖之灵的力量与部落顽抗到底,于是他派塔隆戈尔和一些议会成员向奥金顿发起进攻,术士的邪能魔法与德莱尼的圣光之力不相上下,后来德莱尼在先祖之灵的帮助下,杀死了不少暗影议会爪牙,眼看术士们就要被德莱尼守军消灭,塔隆戈尔和其他同伴试图召唤一位强大的恶魔来扭转战局。但他们谁也没想到,应招而来的却是名叫摩摩尔的异世元素生物,奥金顿由于摩摩尔的降临而变得四分五裂,周围的森林也被这个元素生物的毁灭之力夷为平地。

  玛拉达尔和一些德莱尼人用魔法护盾挡住了毁灭能量的轰击,可是人数上的劣势导致他们彻底失败了。暗影议会俘虏了幸存的德莱尼,并将摩摩尔控制在奥金顿深处,以防它给部落造成灾难。


奥金顿的荒芜正在无声诉说着德莱尼惨痛的过往

破碎者

  奥金顿的毁灭仿佛为德莱尼文化敲响了丧钟,维伦与幸存的德莱尼人陷入了出逃无门,后有追兵的困境。好在幸存者中的一些德莱尼技师用水晶网将避难所包围起来,避开了兽人的视线。

  当守备官玛尔拉德和其他德莱尼幸存者陆续抵达泰雷多尔后,他们默默将自己经历的沙塔斯惨景埋在心里,独自承受着噩梦的折磨。但对于有些幸存者来说,伤害不止是心理上的:阿卡玛、努波顿等人在染上部落的“定制版”红色天灾后,不但身形变得矮小皱缩,还失去了与圣光的联结。他们被叫做克罗库,意为“破碎者”。

  尽管维伦和玛尔拉德呼吁族人们接受这些发生变异的同胞,但大多数居民担心变异会传染,最后这些可怜的破碎者还是遭到了流放。受红色毒雾感染最严重的破碎者又退化成了失落者,其实所有破碎者都难逃这一命运,不过是时间问题,破碎者们只能期盼找到治愈或减缓的方法。

  维伦常常往返于德拉诺的各处德莱尼避难所,幸存者们在恐惧中度日,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看到明日的朝阳。后来赞加海因邪能的不断肆虐而干涸,最终变成了我们更为熟悉的赞加沼泽。

  荡平德拉诺

  虽然毁灭德莱尼现在是部落的重中之重,但黑手相信部落总有一天会征服德拉诺的所有文明!

  基尔罗格带领氏族历尽千辛万苦来到了并不存在的法兰伦,兽人术士不断汲取着当地原兽的生命力,最终兽人大军在火光之中杀尽了所有能找到的木精和原祖荆兽。

  战歌氏族和暮光之锤前去屠戮悬槌堡中的食人魔,古加尔极其享受报复族人的快感,他用邪能与虚空之力将元首马尔高克束缚在宝座上,然后让悬槌堡元首被活活烧死在宝座之上。

  霜狼、白爪、雷神氏族被派遣到各地去屠杀那些不愿加入部落的“岩石之子”,但白爪和霜狼认为这一行动毫无荣誉可言,最后芬里斯与他的雷神氏族尽心尽责地屠杀着那些古老敌人。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狡诈的格鲁尔躲在遥远的巢穴里多次击退雷神大军,最终芬里斯只得作罢。哎,给玩家一个拿装备的机会吧!黑手还想消灭莫克纳萨,但一位名叫雷克萨的年轻莫克纳萨加入部落后,请求黑手放过自己的族人。雷克萨虽然是首领莱欧洛克斯的儿子,但却不认同父亲那套独存的理论。雷克萨渴望通过战斗来扬名立威,在他怀着满腔忠诚加入部落之后发现“他们并非善类”

通天峰的沦陷

  阿兰卡峰林中的高阶鸦人重新掌握了古老埃匹希斯的技术,他们在通天峰上架起一座能够引导炎阳之力的巨型火炮,以此来守护自己的领地。被派来解决鸦人的卡加斯·刃拳在第一次入侵中就被鸦人火炮教做人,于是他开始笼络新盟友——鸦人流亡者。

  失去翅膀的鸦人流亡者恨透了那些高阶鸦人,卡加斯提出和流亡者交易的条件:鸦人流亡者渗透进通天峰之后将武器摧毁,当解决掉所有高阶鸦人之后,通天峰就归流亡者所有。

  夺取通天峰的战斗就如同计划的那样简单:流亡者们用暗影之力突破防线后顺利地摧毁了那座火炮,然后由卡加斯率领兽人军队进行“收尾工作”,为防止狡诈的鸦人流亡者有一天会具备高阶鸦人的力量,兽人大军又将怒火宣泄到鸦人流亡者身上。最后卡加斯将那些高阶鸦人幸存者扔进了塞泰克山谷的诅咒之池里,畅快地看着那些自诩高贵的鸦人被扭曲成卑贱的鸦人流亡者。

  部落的入侵彻底摧毁了高阶鸦人文明,幸存的只剩下少数鸦人流亡者,其中还包括那些刚走出池子的新成员,最后他们藏进了泰罗卡森林最深的角落里。通天峰卫兵格瑞兹克带领被扭曲的高阶鸦人来到了奥金顿废墟,等待着让敌人血债血偿的那一天。


游戏中的塞泰克大厅

长久的沉寂

  基尔加丹在兽人攻打沙塔斯的期间,将腐化兽人的进展报告给了萨格萨斯。堕落泰坦认为兽人不单单是一个被征入军团的尘世种族,更是入侵艾泽拉斯的完美工具。萨格拉斯首先命令基尔加丹切断了与古尔丹等人的联系,他要让这群傲慢妄为的兽人沦落到濒临毁灭的境地,只有当兽人陷入绝望的深渊之后,他们才有远赴艾泽拉斯寻求生路的动力。

  德拉诺因兽人而变得岌岌可危,塔纳安丛林由茂密的丛林变成了地狱火半岛,“堡垒”也改名为地狱火堡垒。


静静矗立在外域的地狱火堡垒

  古尔丹被因基尔加丹离开后引起的恐惧和愤怒所吞噬,他怀疑自己被燃烧军团当成了铲除德莱尼的工具。而面对黑手的疑问,古尔丹只好哄骗让其耐心等待,若让黑手知道古尔丹已经失去了靠山,古尔丹一定会被其杀死。

  在后面的时间中,兽人被饥荒所折磨,他们为了填饱肚子,将德拉诺的大多数物种猎杀到濒临灭绝。龙吼氏族甚至把双头巨龙当作食物,战歌氏族的座狼也是同样下场。饥饿带来的杀戮欲望冲破了兽人的血脉,找不到泄怒目标的兽人们开始自相残杀,像战歌、碎手、雷神这样的好战氏族在彻底陷入疯狂的深渊后,被黑手赶出了堡垒,任由他们在外面相互伤害。

  萨格拉斯满意地望着陷入绝望深渊中的兽人氏族,用不了多久他就会给兽人带来“救赎”。

结语

  德拉诺的故事以“那些互道再见的人,真的再也见不到了”拉开悲伤压抑的帷幕,今天就以“老哥梗”为德拉诺暂时画上一个相对轻松的句号吧。

  之前有朋友说德拉诺故事不如艾泽拉斯精彩,我想可能是因为德拉诺没有太多我们熟悉的人物吧,再加上德拉诺的故事多是以“菜鸡互琢”为主。不过没关系,下期的故事将重新回到艾泽拉斯,我们会看到麦迪文的转变与兽人在德拉诺最后的困兽之斗。

  PS:什么?7.3去搞阿格拉玛?编年史打脸啪啪啪啪!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